山东频道 > > 正文

【田舍郎说之六十五】"坏分子"章小卯的故事

2018年11月03日 10:03:23 来源: 新华网

????张承荫/文

???章小卯是欣章村人,武奶奶的?#37070;?#23376;,七岁丧父,娘矢志守节,一把汗一把泪的拉扯他长大成人。他种庄稼是一把好手,又跟娘学到了磨香油的手艺,农忙种地,农闲做香油生意,小日子过的挺红火。他牢记娘亲“积德行善”的家训,时刻不忘做善事好事。有一年路过柴火寺,救了失足落水的翠花姑娘,人家一家三口登门道谢,后来又托媒提亲,想把翠花嫁给小卯。不料武奶奶见翠花一双眼太“寇”,怕她勾去小卯的魂儿忘了娘,就推辞了亲事。半年后本村伪村长章大宪娶了翠花,惹得小卯闷闷不乐。武奶奶也?#34892;?#21518;悔,赶紧给儿子娶了三义庙穆家的姑娘。穆氏姑娘模样不赖,活道也好,五年间生了一男一女,一家人很是高兴。只是穆氏执拗、木讷,轻易不张嘴,张嘴噎死人。小卯则是个?#36947;?#24377;唱、说笑逗闹的乐天派,二人?#21892;?#27668;不合发展到吵嘴打架。小卯见穆氏挨了打不哭不闹,就是不搭理自己,一气之下搬到东屋去住,夫妻俩算是闹拧了。

??? 再说翠花嫁给伪村长大宪,生了一个儿子叫小培。孩子四岁那年,大宪因没催缴够“皇粮”被二鬼子抓进缕经据点,还扬言要抄家抓老婆孩子。翠花半夜三更向武奶奶求救,热心肠的武奶奶吩咐小卯收拾好南屋,把翠花娘俩藏起来。一天晚上,翠花想着大宪不知死活,家里不知被糟蹋成嘛样儿,忍不住暗自啜泣,小卯听见了过去劝说一阵。武奶奶多心了,把儿子?#35874;?#26469;,抄起擀饼轴子抡了一顿。穆氏装睡不管,?#25925;?#32736;花跑来跪在地上,哭着央求:“老人家别气坏了身子,我和卯兄弟是清白的。俺现在就领孩子走,是死是活听天由命吧!”武奶奶心软了,留住了翠花。第二天领着小卯挨门挨户为大宪求情说好话:大宪的老婆孩子跟着受难为怪可怜?#35828;模?#20877;说?#22351;?#31918;食不交鬼子急了眼派兵来抢怎么办?还不是财丢人亡啊?不如凑点儿粮食赎人免灾吧。乡亲们听着?#27427;恚?#20877;说谁没受过武奶奶娘儿俩的帮衬呢?就凑?#35828;?#20799;粮食,赎回了大宪。大宪感激地向武奶奶磕头道谢。

??? 十来年后新中国成立了,老百姓过上了太平日子。1950年,政府号召自愿组织互助组,大宪找到小卯说:“咱哥俩结合一下怎么样?只是俺小培跟他姥爷去闯关东,比你家少个劳力,你吃点子亏。”武奶奶爽快地说:“邻室北家的,什么沾光吃亏的?咱又住一个浑道子,方便?#25319;!?#36825;两家的互助组,牲口整壮,农具齐全,种的庄稼比别?#35828;?#39640;一头,收的粮食比别?#35828;?#22810;三成,于是有人眼红了。有个叫纯钿的人不断地挑唆大宪,说他被抓时老婆住在小卯家,两人给他戴绿帽子了,到现在还偷?#24471;?#25720;的。大宪信以为真,这一天他和小卯套拖车下地,忽然把草帽一摔,冲着小卯嚎叫着:“俺不带这个王八帽子了!”接着连哭带比划:“俺小培呀,这么高了,俺当这么大个王八!”小卯一听知道他受了外?#35828;奶?#21766;,气的跳过去搧了他两个耳光:“你混蛋,别人端?#21495;?#23376;你往自己头上扣呀?”翠花听到了忙把两人叫到屋里,连哭带数落的好一顿训,总算平息了这场风波。常言道“隔墙有耳”,纯钿听到了风声,遂添油加醋的四处敗坏。“好事不出院,坏事传满村”,越传面越宽,越传?#21483;?#34382;,闹的翠花小卯浑身是嘴说不清。二人一商量,干脆公开来往,气死这?#37070;?#22836;的?#27809;酰?#20110;是小卯有空就往翠花家跑,又是吹箫又是吹笛儿——?#27604;?#37117;是在白天,而且?#23478;?#22823;宪在场。誰想这一闹说闲话的倒消停了。武奶奶既欣慰又后悔地说:“这场沮荒总算过去了。唉,当初娘要答应了翠花这门亲事就好了。”小卯劝解道:“娘没有错,旧社会没有自由?#34507;?#36825;一说啊。”小培回来了,纯钿的儿子晏鲁领受父命盯着吹风,说小卯曾把大宪送进鬼子据点,趁机霸占他娘,对他爷儿俩是?#21543;?#29238;之仇,夺妻之恨”,大仇不报枉为七尺男子汉。小培听了恨得牙根儿痒痒,决心寻机报仇。1962年蒋介石叫嚣反攻大陆,村里学校的刘老师因到集?#19979;?#33167;药被小卯挖苦了几句而怀恨在?#27169;?#30693;道小培要报复小卯,就谎称小卯曾用他的收音机偷听敌台。小培求刘老师写了证明材料,又动员爹和村里人证明小卯偷天齐庙里的楼板,?#25509;?#22478;隍庙放柴?#36427;?#20945;了份材料告到了县里。当时正是抓阶级斗争的年代,县和公社立即组织工作组进村处理,结论是?#21644;?#21548;敌台证据不足,通日寇、霸占妇女与事实不符,勉强以侵吞公共财物、作风不正、?#24597;?#31038;会治安的罪名定为坏分子,不久召开了批斗大会。

??? 会后武奶奶把儿子叫到跟前,问道:“卯儿,你恨共产党吗?”“俺不恨,咱娘俩不是舍命救过一个八路军吗?”“这件事千万别再提了,纯钿出心黑你,别再连累别人了。你还能光明正大的做人吗?”“能,共产党有给出路的政策,允许俺改错重新做人。泼?#25104;?#19978;的脏水,总有一天会洗刷干?#22351;摹!薄?#22909;孩子,挺直腰杆子做人,照旧积德行善呐!”

??? 小卯成了坏分子,乡亲们并没和他生分,因为他是个热心肠,帮助过的人无其代数:夜里下大雨了,他披着蓑衣沿浑道子转,发现谁家房山墙出裂缝就赶快把人?#34892;眩?#20182;帮着拿檩条子顶住墙;看到雨水漫到墙槛脚,他就吵嚯年轻人快起来,领着他们豁开围子墙放水?#20048;?#27873;倒房;断顿的人找上门,他就挖几瓢子粮食救急;缺钱的人张开嘴,他就到集?#19979;?#20102;香油借给人家钱。他会一手漂亮的泥瓦匠活儿,人?#25250;?#22681;、盖房、盘炕、沏炉灶都去请他,他是有求必应。磨香油更是他的绝活,1963年芝麻大丰收,他建议队长留下芝麻别卖再大量?#23637;?#30952;成香油,他负责教技术,让社员有油吃有钱花,队里有积蓄,油磨酱?#25925;?#31181;西瓜的好肥料。队长采纳了他的建议,生产队发了一笔可观的钱财。分香油时,纯钿酸溜溜地说:“咱队长真有胆儿,让坏分子磨香油啊!”队长不冷不热地说:“鈿爷们儿这香油你别领了,小?#38393;?#27602;。”纯钿吓得忙闭上嘴。文革期间清理阶级队伍,大宪因当过伪村长被揪出来,晏鲁又揭发他用手榴弹谋杀自己全家,大宪因此被打成了反革命分子,情绪很低落。小卯劝他想开些,相信党和群众,早晚会弄明白的。大宪想起受挑唆诬告小卯,落了个害人害己,又后悔又?#29273;ⅲ?#19981;几天?#27602;?#32780;死,留下遗书说没脸和老婆葬在一起。小卯很是难过,想起“漏划富农分子”程则在闹情绪,就劝说道:“爷们儿,别告政治队长了,才二十来岁的年轻人能把你划成富农?再说人家和咱一起扫大街、看机井,开导咱好好改造重新做人,没拿咱当敌人看,能害咱吗?俗话说:挑唆是非者,就是是非人,咱别给?#35828;鼻故梗?#20063;别走大宪的路。”程则听不进去,窝囊出病来一命归西。后来证明把他划成富农的就是他的连襟纯钿。

??? 1979年,党中央决定不再以阶级斗争为纲,为四类分子摘帽,“摘掉一个帽。解放三代人”,团结一心抓经济搞生产。这时村里的五个四类分子只剩下百事不论的?#27900;?#21315;般想得开的小卯。县里和公社组成工作组专门召开社员大会宣布为他们摘帽,并肯定了小卯冒死救八路军伤员的功劳。一散会,他赶快跑回家,跪在娘的面前,学说了这个好消息。娘?#24067;?#32780;泣:“俺挣扎着活到九十六岁,就为等到这一天!”半年后老人安详的去世。小卯哭过了“三七”,来到翠花坟上,把这些事哭诉说一遍,不防被小培听到,跪下央求他原谅。小卯劝他把爹娘合葬在一处报答养育之恩,小培一口答应。

??? 通过这几件事,乡亲们对他更加敬重,只有穆氏照旧不搭理他。小卯临到弥留之?#21097;?#23401;子们围在炕?#20474;?#27875;,穆氏则歪身斜坐,眼皮也不撩一下。他叹口气嘱咐儿女:“我一辈子最对不起的人是你娘,净给她受气。?#26131;?#21518;你们好好孝敬她,算为我赎罪吧!”儿女们哭着答应。不料穆氏忽地一下子站起来,说话也不木讷了,大声抢白道:“你到临死才说甜幻?#35828;?#35805;,早干什么去了?”抬腿气呼呼地跑进里间屋。小卯摇摇头闭上了眼。哪想一会儿大孙子哭着过来说:“俺奶奶把拌了1059药蝇子的冬瓜瓤子当咸菜吃,人不行了!”那1059是剧毒农药,人吃了还有救?小卯猛一下子坐起来苦笑说:“她倒走俺前头去了,生不同心死同时啊!也好,一块儿发丧吧。”说完头一歪,眼一翻,脚?#22351;牛?#21693;气了!

[ 责?#20266;?#36753;:鲁山 ]
新华炫闻客户端下载

相关稿件

01007017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3657178
足球赛事直播表201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