山东频道 > > 正文

外卖与工厂“抢工”? 劳动力市场迎“变局”

2019年04月20日 08:20:20 来源: 新华每日电讯

  “你在送外卖的路上风风火火,我在孤独的流水线上独自难过?#20445;?/span>

  “月薪过万招不到工人?#20445;?/span>

  “年轻人宁愿送外卖也不到工厂”……

  每逢春季招工时,传统制造业都会面临一轮“用工荒”。

  在今年,面对新的经济形势,社会各界对中国劳动力市场“大变局”的讨论尤为热烈:一方面是随着传统制造业的转型升级,技术工人招聘门槛和薪资待遇不断升高,合格产业工人供不应求;一方面是快递、外卖、网约车等新兴生活性服务业释放大量门槛较低的工作岗位,年轻人有了新的就业选择。

  就业是最大的民生。中央提出“六稳”工作目标,?#36873;?#31283;就业”放在首位。今年政府工作报告提出城镇新增就业1100万人以上的目标。

  青年劳动力到底去哪儿了?本报记者带着这一问题,近期走访东部沿海多个用工大省,采访了青年就业者、用工企业、相关政府部门和研究机构。

  离开“流水线”的工人们当起“搬运工”

  “出去买瓶水,人就不见了。”春江水暖鸭先知,春节后一则广州制衣厂老板吐槽“招工难”的新闻短视频,成为当前产业工人逃离流水线现象的生动注脚。

  这些“买水不见”的人,有的并没有回到农村或县城,而是换了一身?#22411;?穿梭在城市高楼和小巷之间,他们成为现代都市白领?#25250;?#19981;开的“快递小哥”“外卖小妹”“滴滴大叔”……

  陈大芳离开工厂快两年了。2010年,刚刚20出头的她来到南京打工,在一?#19994;?#35270;机厂干贴标签的活。刚开始月工资不到两千元,一年不到,升为调试组长,工资一下子涨到了四千多元。按照以往晋升路线,如果继续?#19978;?#21435;,她有可能当上线长、科长。

  “要想有比较理想的职位和工资待遇,必须熬上很多年。‘一个萝卜一个?#21360;?要想升上去,也得等到?#24418;恢每?#20986;来。”考虑到在工厂发展空间有限,加上工作期间儿子出生,一家五口蜗居在公婆单位的房子里,陈大芳想改变生活,于是毅然辞去了厂里的工作。

  2017年下半年,陈大?#25216;?#20837;了外卖大军。她发现工厂内外的工作环境截然不同。在工厂里,工人穿着干干净净的工装,在室内恒温的环境下,重复着同一个动作,工作枯燥常常加班,但风吹不着雨淋不到。而送外卖却要风雨无阻,“烈日当空、风雨交加也要去送快递。重的?#28909;?80瓶矿泉水,轻的?#28909;?#19968;盒药、一根数据线,都要准时送达。”

  陈大芳曾是所在站点70多名外卖员中月度、年度“跑单冠军”,她的近期目标是多存点钱,给公婆换个大点的房?#21360;?#39118;里来雨里去,陈大芳并不打算回到工厂,在她看来,当外卖员是目前能?#19994;?#30340;收入最高的工作。

  与陈大芳主动逃离工厂不同,陈海波是被迫离开。从1993年进入南京钢铁联合有限公司当车间工人,到2013年因受到去产能影响被清退下岗,陈海波在产业一线干了整整20年。人到中年,上有老下有小,丢掉工作的两年里,陈海波也曾辗转求职,最终选择开网约车作为固定的工作。

  “不求发家致富,养儿育女、温饱有余不成问题。”陈海波告诉记者,他现在每天早上六点多就开始出来跑单,一天出车14个小时,刨除油耗、平台抽成等成本,每天能净挣四五百元。在企业当工人时,陈海波每个月最多到手也才四千元不到,“现在这份工作我很满足,我这个岁数的人下岗后再找工作,一般也?#33618;?#35851;个后勤保安做做,一个月也就几千元罢了。”

  陈大芳、陈海波们的工作委实像不同类型的“搬运工”:外卖是将一日三餐送到都市年轻白领手中,快递是把网购货物送到千家万户,网约车是把乘客从一个场所送到另外一个场所。

  工信部赛?#29616;?#24211;产业政策研究所研究员尹训飞分析认为,近几年,互联网新技术快速发展,催生了大量类似于外卖、快递、网约车这类生活性服务业,成为离开流水线的产业工人们重新就业的主力,尤其是在解决产能过剩行业工人再就业问题上发挥了重要作用。

  相关行业报告也?#24471;?#20102;这一点。?#21171;?#22806;卖发布的《2018年外卖骑手群体研究报告》显示,超过270万骑手在?#21171;?#22806;卖获得收入,骑手中上一份工作最多的就是去产能行业产业工人,占比达到31%。

  《2017年滴滴出行平台就业研究报告》显示,2016年6月至2017年6月,共有2108万人在滴滴平台获得收入,其中393万人来自去产能行业。

  与“流水工”转向“搬运工”现象相呼应的是,新增就业人口也不愿选择工厂作为栖身之地。不论是打算去城市打工的小镇青年,还是即将毕业的学生们,都越来越不愿意走进工厂。

  “流水线上的蓝领工人,普遍不希望自己的孩子再当工人,在?#36710;?#25307;聘会上,95后表示‘工厂一线已经不太适合年轻人’。”山东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所长张卫国介绍,“制造业人才需求量很大,但是学生们都不愿意去。”

  江苏省通州中等专业学校校长姜汉荣告诉记者,该校以前机电专业招生火爆,仅模具专业最多时能招十多个班,现在却是乏人问津。而电子商务专业以前?#33618;?#25307;一个班,现在能招两个班。

   1 2 3 4 下一页  

[ 责任编辑:吕放 ]
欢迎下载新华网客户端

相关稿件

010070170010000000000000011110011124391771
足球赛事直播表2016